真的伯渠

微博@真的伯渠 非商用可二次转发

【瓶邪】噩梦 短篇雨村向

1

我醒过来的时候,看不见。手指黏糊糊的,周围好像粘着青苔一样的东西。
我没力气讲话,好像喉咙喊着一颗很硬的糖。
硬得我眯起了眼睛。

四周很冷,到处长着硬绿的原草。我用手掌试图把自己撑起来,失败了。我有点后怕,可能是这些年的经历,让我不想经历这些。也可能是对现状生活的满足,让我不想再去回想、接触了。

但是我不能回避,因为那活生生的触感,就在我眼前。仿佛要生吞了我的黑暗。

我想叫出声来。身旁传来一声蔌蔌声,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时候需要逃跑。
“小哥?…”瞬的有人从后方捂住了我的嘴。这下好了,老子不仅看不见,而且根本没有知觉。
我感觉肚子上热热的,好像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的胃。像一个动物,也像一个人。
“我操你大爷的!”我一把直起了身子,全身像从水潭里爬出来一样湿淋淋的。
我意识到,做噩梦了。
隔壁床的闷油瓶听见了,翻了个身,黑暗中我感受不到他的呼吸,隐隐约约听到他说:“怎么了。”
对,是个陈述句。不是疑问句。
我摇了摇头,准备躺下。长舒了一口气,还好,我还在这里。没有被梦里面的东西抓走。
我突然一惊,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
难道,刚才不是梦境?…可能是我经历过的吗?
我否定了。我不会想不起的,我还没到40岁呢。身体倍儿棒。
可是那里到底是哪里,我也不得而知。
我也不想再多想,把被子盖过头,试图让自己进入梦中。翻来覆去,对面黑暗中直视的目光让我想要钻进去,问他要做劳什子!
半梦半醒中,有个人把我的被子拉了下去,我得以喘了几口新鲜的气。
最后终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